入围公示

谷雨故事 《莽》

作者 | 程新皓

莽人是生活于中越边境上的一个人数极少的族群,在走出原始森林定居之前,他们一直生活在中越边境附近的高山密林中,过着迁徙不定的猎集生活,形成了独特的生存形态。古时,莽人一直在避免和其它民族接触,一直在云南南部、越南北部的高海拔原始森林游耕,通过狩猎、采集和刀耕火种来获取生存所需的口粮。由于生活艰苦,莽人的人口增长率很低,加之时常爆发的瘟疫,这个族群的人口一直被限制在极低的数量上。现代化的浪潮和回归传统的反抗形成了莽人生活中的张力。他们前一分钟在看国际新闻,讨论世界局势,后一分钟就能拎着猎枪,扛着酒壶上山打猎。他们能够在放弃更高回报的劳动的同时,默默坚持自己的传统耕作,不断的回到自己在老林中的精神家园。这种张力让人惊讶,本应是不可逆转的同质的现代化在这里似乎受到了最强烈的抵抗——至少在此时,在此地,出现了一种不一样的可能性,出现了一种不一样的现代化,我们似乎还有另一种未来。我想要知道,这是一种暂时的回潮,还是真正能持续下去,创造另一种现代化的通途?莽人能否在全球化的过程中形成新的传统,发出自己的声音?

谷雨故事 《陇中手艺》

作者 | 阎海军

陇中地处黄土高原中央,属于周秦故地,关陇咽喉。自古胡汉杂居,历史地域文化特色十分鲜明。“陇中苦瘠甲天下”,由于严酷的自然环境,这里文化变迁的步伐显得相对迟缓,以至于有许多民间习俗保留得相对完整。很多手艺寓技能于生活、汇故事于人情,富有温情和力量。 食物(麻腐馍、荞圈圈等各种具有当地特色的食物制作技艺)、草编、刺绣、剪纸、石匠、铁匠、脊兽、砖雕、木雕、皮影、高台、小曲、木匠、扎纸火、总理(司仪)、唢呐、阴阳……这些手艺都是陇中群众生产生活中不可缺失的内容,有的关涉生活旨趣、有的关涉生命仪式、有的关涉宗教信仰;有的具有广博的民间基础,普通人都可以信手拈来;有的具有高深的美术价值,只有匠人才能驾驭完成;这些手艺有的获得了政府非遗保护,有的正在濒临灭失。 在城市化的大背景下,手艺人依然坚守的执着精神难能可贵,挖掘记录可为后人留下些许乡土精魂的记忆。

正在更新,敬请期待……

正在更新,敬请期待……